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白橙糖 >

堡子的记忆

时间:2020-10-20来源:贾蓉媳妇网

[导读]2008年立秋(获长安三十年巨变一等奖,在长安报刊登)  
  
  我的在毕塬上,一个碎碎的堡子,人们都叫她——小张村。
  我不知道堡子上,出过什么坤士,宦官。只知道堡子很古老,堡子的人厚道、诚实、本分,甚至到现在还坚守着:“先量盐,后算钱”的公平公正的经济交往,既就是在市场经济的今天,也绝不会做出:“先开钱,后量盐“的生分做法。
  堡子的人同宗同族,在淳朴中和谐相处。堡子的人,要算西头的郭千夫和东头的老九叔,听说他俩都是旧社会的生哩。村里的告示,乡党的红白喜事,都是他俩邦忙弄的,撰写的对联深懊得能让人作磨半十天,村里的后生都十分羡幕他俩文脉的深厚。由于堡子乡党极厚道,也实诚,不爱在人前显摆,扎势,用现代的话说:就是不爱张杨,埋没了许多人的光采与伟岸。西头仁娃他哥郭同志,当上了宁夏石咀山市的副市长,前些年,探亲,打老远就下了小卧车,步行回村,俭扑的打扮,猛一看还以为是管计划生育的村干部呢,堡子人还不知道他官拜副市长,直呼他的小名“同志”呢。
  堡子人老实,厚道,本分,还体现在各家的门楼子上,门楣上的:忠厚,勤俭,传家,耕读,自立。见证了乡党们明事理,以农为本的纯朴村风。作为,谁不盼望着子成龙女成凤,颠闲能治好吗?而跃出龙门,求个一官半职来光耀门庭呢?七十年代,我考学时,也盼望我能有更大的读书机会,便说:“你要是考上镇中学,我给你买两个轮子的自行车,要落榜考不上,我同样给你两个轮子的架子车。”且不说父亲的幽默和实称话的教诲如何,光这望儿成材的,着实让人。乡里人,任何时候都无法改变读书改变的朴素想法。
  但是,的进步,却给于了我机会和运气,我后来什么“轮子”也没要,却早早的吃了公家的粮,干了公家的事。
  在乡党的里,堡子最有名气的还不是在外当官干事的,就连我这个碎碎的画家,根本不值得一提。记忆最深的却是爱撂白话的队长叔。七十年代后期,队长叔的“派活”一直在堡子传闻着,后来随着知青们返城,便传到了西京城里。
  早上,队长叔咂着旱烟袋,来到三官庙前,圪蹴在石碾子上,把那上工的铃当连敲了八遍,社员们才赖散地来了,见了队长先告状:“夜黑冽狼把猪娃子拉去吃咧!”“听说救济粮下来了,夜黑咧那婆娘违返了计划生育,又超生了。”七嘴八舌乱搅一气,队长叔不慌不乱,站起来清了清桑子说:“乡党爷们,哦叽个,哦叽个,这一摸子啥事吗?”知青们听了莫明其妙,到底说了个啥事些?乡党们都明白,知道其中所以。他继续说:“闲话少说,拉牛套车,往地里走,青年都到棉花地里脱裤子!”哄的先笑倒了好几个;知青有的羞得捂上了脸,队长叔却不笑,一本正经又说:“你河南那家治疗癫痫医院好们笑球啥呢?没睛见棉花叉子都长成嗦了?中年妇女一律到埸堰子揉豆子,小伙们到窑埸打胡基,老汉们肩上锄,去生差地里溜沟子”。话音未落,乡党们早笑得喷出,直捂肚子。上工路上都说:“队长哦货是个烧包,爬到驴沟子胡文呢!”自此,队长叔名声大振,方圆十里有了声气,外村的乡党都说:“小村队长,哦势大的很,简直人五人六的,咋象个文化名人呢?
  村里土改时,东头有弟兄三个,水荣是老大,穷的叮当,当时住在庙里,算是无产阶级的贫农,老二日子宽馀,定了个中农,老三最小,落了个地主,逢人便说:“辛辛苦苦挣了个地主。”其实,在乡党眼里一个碎村,你就是富也不过是个土胎子地主,但要把弟兄三个放一堆比比,总是有差别的。所以村里人平时就称呼:三爷,二叔,水荣伙,成了精辟的嫌贫爱富的典型。生产队给水荣弄了个五保户的待遇,名义上总算是个公家人,有一年分产到户了,干部们大白天把渠岸上的榆树砍下,抬回家盖鸡窝,也没人放响一个屁。五保户水荣伙,黑咧在龙渠上砍了一个烧坑用的克叉棍,干部叫民兵把水荣伙批判了三天,说水荣伙是破坏社会主义林木。后来,水荣说自己命不好,有位给水荣算了一卦说:你命好着呢,只是财命不好。水荣伙听了说:不信,果然,生产队,分给了二百钱,有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别人找他要债,水荣说:不给,那人便闭眼做法,水荣就觉得口袋那钱说:“我们走呀!”到了第二天最好癫痫病医院,水荣得病了,正好花了二百钱,才把病看好,你说这事怪也不怪呀?
  早年,村里爱耍狮子,龙灯,跑旱船,乡党们叫做社火,说是周朝传下来的祖上遗风,我不大清楚,却经常听周围村子的乡党说:小张村的社火只扭捏不见出来,龙灯是个死长虫,可见名气大着呢!据说合作社成立,人民公社挂牌子剪彩,小张村的锣鼓社火在郭杜镇耍了三天,光那“风搅雪”的锣鼓调,就在镇上盖咧冒了,还有那狮子上高台,爬云梯,桌腿走庄,更是拿手的绝活。堡子里的天信老汉,五十多岁穿上女人的大花棉挂挂,打扮成俏媳妇,架着旱船一路碎步,风摆柳似的,十分好看。邦唱的一群小唱起了:“大生产呀么呼咳,游船到底吗呼咳……,”引来了临村的小伙们的起哄叫好,都说盖了冒了。九十年代,堡子里的狮子龙灯还在省城的两届节上表演,得了两次奖呢!
  比耍狮子龙灯还要古老的,是那的取雨求水,俗话说:“庄稼要吃馍,掬水罚马角。”其实,就是在天旱时祈求风调雨顺,这里面也有想不到的绝活。其中,最有名的也是最热闹的埸面,就是在取水路上,要是碰见别村的取水队伍,必是互不相让路,各村马角子斗法,耍能耐,比招势,看本事,完后总是输家让开大道,恭送赢家圣水先过。每当这个时候,小张村风搅雪的锣鼓一敲,在气势上先震住了对方马角,随之强硬了起来,这时,便请下“上界神仙”的头头,烧表,点香,八拜一毕,那角子便罚了下来四肢抽搐是什么原因,手里拿着三张黄表垫着,抓起烧得通红的铁铧,说来也怪,那黄表并不着起来,身背打神鞭的“黑乌稍,”口中念动佛家咒语,一路闯来,直入无人之境。别村的马角悟道差,大角子根底浅请不下来,只好跟着小张村马角尻子后头拾鞋带儿,让开六尺宽的一条道,恭送小村圣水先行,这在方圆十里有名,八里有声!
  改革开放三十年,堡子早己改变了原来的旧样子,就连乡党的习惯也变了,许多年轻后生们穿上了洋气的西服,老年人见面却还说着:“吃了设有?”乡党们都住上了小洋楼,但进出还是操着手,橙子不坐蹲起来的习惯。街道宽了,不再是:“雨天两脚泥,晴天一身土,门前屋后粪堆满,墙头墙根苞谷杆。”如今,庄前房后栽满了果木树,种上了名花爱草,新规划的街道平坦得能凉搅团,笔直得从西万路能望见杜禾村的村口,畅亮得象个城镇。
  我在外埠干事多年,人虽然了老窝,心儿还在索回,时常忘不了那个碎堡子,毕定对家乡的理解和对家乡的实在是太深了。
  我一直认为,堡子的历史是辉煌的,保不准还会借着科学发展的东风,再沾上点周文王的风脉,发展成为大都市呢?这片厚土上的沃野,我上苍给了我这么碎碎,普通,平常,,实诚的堡子。
  我苦苦怀恋着我家乡的记忆和堡子的乡党们!

【:】

上一篇:不再爱你

下一篇:劳动使你更显殷勤!(写于五、一节)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