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显则明 >

少年,我们都从那时走来

时间:2020-10-20来源:贾蓉媳妇网

  十三、四岁,男孩子们还在懵懂和迷惑;而女孩子们,已经是小大人了。
  男孩,就知道玩。玩,也是一种探求。社会充满了诱惑,自然充满了诱惑,世界全是未知。萌动的、迷茫的的心里,刚刚有了女孩的影子,因为雄性荷尔蒙的驱动,冲动、冒险,不安分和好斗的本能显现出来,除去亲近的同学和朋友,见到不顺眼的邻街男孩,也会恶狠狠的瞪上一眼,虽然并不认识。
  现在,须发已斑,已到了怀旧情绪强烈的年龄,少年时期的种种经历,时常涌上心头。前一天,几个发小相聚,谈起那仍旧昏然的少年时期,那些旺盛的精力,那些共同的探索,那些冒险的故事,美丽、惊险而深刻。现在想想,即充满着怀念,又有些后怕。无忧无虑而躁动的少年时期,是我们的人生中一块难以忘怀的绿荫。
  少年,少年的男孩,我们都从那时走来。
  物质生活是贫乏的,精神生活、娱乐活动也没有,最期盼的,是一块不大的肥肉,或者是放电影。也不经常放,“今晚有电影”的消息,会让我们粗疏的晚饭也吃不下去,期盼而等待着,互相传达着。放电影的地方,是航运局宿舍前,一块不规范的篮球场,和当地村民的稻场相连,南边是一片广阔的稻田。得早去,带上自家的凳子,长条凳,去占地方,晚了,就要靠后了,看不清了。银幕也小,方形的,中间是白色的,四周是宽宽的黑边,用几根麻绳从角上穿起来,一头绑在树上,另一头绑在电线杆的上面,下面绕上石头压住,银幕就成了。如果碰巧看见邻家女孩,熟悉的,也在那儿占地方,就会赶快往前靠一靠,最好紧挨着。这时候,邻家的男孩们都扎堆在一起,都是要好的同学,因为互相熟悉;而邻家的女同学、女孩们,也凑在一起。少男少女们,因为朦胧和羞怯,故意而违心的互相避着。男孩们的心中,还期望在看电影的时候,看一看邻家女孩的背影,闻一闻她们身上飘来的雪花膏的味道,或者故意借弯腰的时候,蹭一蹭她们的衣角。女孩们永远也不会主动,虽然经常露出阳光般的笑脸,即便是见到顺眼的、不讨厌的男孩,也会装作看不见。
  能干什么呢,年龄还小,正是文革末期,社会仍旧燥热和躁狂。那时候,大人们真的乱了,不懂政治的人们,也被政治冲昏了头脑。甚至,是真诚的、而不是假装的,跳着脚,举着手,轰轰烈烈的喊着口号,戴着柳条帽,坐着大卡车,扛着棍子,去市革委、或者什么别的不革命的地方去革命了。偏执的宣传和鼓动,让他们燥热起来!人性,是多么的脆弱!人们,是多么的哪里医院治疗癫痫好盲从!我见到过,小清河航运局的造反派,把山东省委的书记押到航运局,在大礼堂,给一把椅子坐着,让航运局的书记、局长,在两边站着,用大棒逼着他们低头认罪,像犯人一样,领导们筛糠着,面对着狂热工人的指责,和不知名群众的不知名的控诉。当时虽然小,因为好奇,去偷偷地看过。一个个都失常了,躁狂的口号,激烈的宣传,极端的主义,红色的海洋,虔诚的态度,幸福的脸面,和精神病院的精神病患者差不多。
  我还记得,济南第九中学的学生们,来到山东省小清河航运局,来革命,来支援一派,来和另一派的干部、工人打架,学生们的名义,是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举着红旗,浩浩荡荡的,文攻武围,有好几百人。先是冲击了航运局机关,没有找到当权派,然后又到厂区,结果,迷离迷糊的打了一名像是干部的工人,而且是同一派的,结果,几十名工人不愿意了,那些学生孩子们,最后只好不了了之的走了,灰溜溜的。
  这真是中国的悲哀,也是人类社会的悲哀!全社会几乎都是躁狂的、病态的,狂热的口号,狂热的主义,狂热的行动,激动的人们,到处都是红色和绿色的海洋。
  我记着一位邻居的阿姨,上吊自杀了,四十多岁,可能是抑郁症,也可能是什么别的原因,留下一双儿女,当时都说她是“自绝于革命”。
  懵懵懂懂的走到少年,自觉意识、独立人格,开始萌芽,开始强烈。男孩的青春期,是萌动和躁动的。主要是没有娱乐,没有精神寄托,没有地方和机会,去宣泄旺盛的精力和青涩的年华,同时,幼小的心里,也不理解那单一的、炽热的时代。
  经常想,上辈们,被贫困的生活折磨了一辈子的上辈们,文革中,他们是被动的卷入了政治斗争,他们赶上了那个混乱的时代,赶上了那个时代伟大的领袖,其实,他们当时也才四十来岁,何况,他们还没有多少文化,错误不在他们!
  到了七十年代中期,已经十三、四岁了,复杂、吵闹而血淋淋的的大人世界,还没有污染我们的心田。最多,就是远远地望去,审视着社会的行为和大人们的行动,感觉不解,虽然也跟着喊口号,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大人有大人们的事情,孩子有孩子们的心事,也感受到大人们的无奈、疲惫和心情的抑郁。我永远也忘不了,宿舍里的一位大人,天天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而且火气很大,他那孩子,没有什么错误,也会被吼上一嗓子,要是做错了一点事,就会被狠狠地打屁股。他们过得并不好,他们的心情很郁闷,他们并没有把握自己,小孩睡着抽搐是怎么回事他们自己也把握不了。怎么会有好的心情呢,几十块钱的工资,一家五、六口人,要吃饭,贫困的物质生活和贫乏的精神生活,还有人生压力,已把他们折腾的够呛。那时候,高音喇叭里,老是那些领袖的语录、最高指示,和打到刘少奇、邓小平的歌曲,再就是翻来覆去的几个样板戏,他们还没有真疯,就已经不错了。
  那时的少年,不像现在的孩子们,有如此众多纷繁的事物可以选择,也没有如此难以喘息的考学压力。年少而单纯,幸运地没有卷入人与人的斗争,没有留下伤口,只是远远地的看着,虽然,在学校里,也跟着喊过口号。许多年过去了,到了现在,经常怀念的,是那些个人的经历和冒险。那些经历,充满着趣味,充满着想象,甚至也充满着危险。
  时常记起的,是用炸药炸鱼,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十三、四岁的时候,因为有人到济南的南山拉石头,弄了一些炸药和雷管,自己好不容易要了一些。那时候,对刀具、爆炸物的管制,并不严格。因为经常看电影《地雷战》和一些战争片,对于制造爆炸物,可为熟悉。便和发小小华,自己动起手来,要制造一枚炸弹,偷偷地,不能让大人知道。先到墙角、屋角,找了一个废弃的小瓶,盛酒的那种,三、四两的,将那黄色炸药剥开,慢慢的顺着瓶口装进去,然后插上雷管和导火索,用小木棍插实,为了避免进水,再找来蜡烛,将蜡泪滴在瓶口上,封住,就做好了。
  实验是从小清河北岸的一条小河开始的,小河并不宽,有两、三米吧,一米多深,有着青青的水草和露出水面老高的芦苇,一些红、黄色的小蜻蜓,在空中飞来飞去。那是暑假的时候,天气热热的,偷偷地去,趁着没有人,将做好的炸弹点燃,然后扔进小河里,几秒钟后,“轰”的一声,水面泛起了浑色,小鱼们纷纷跳离水面,不一会,一些小鱼,仰着白白的肚皮,从水中翻上来,漂在了水面上。成功了。
  回到家中,两人又偷偷地商量,应该制造一个更大的,有巨大威力的炸弹,便找来一个一斤装的酒瓶,如法炮制,炸弹又做好了。这一次,一定要找一个大的水塘。
  大湾,是济南板桥地区和航运局宿舍附近最大的一处湾塘了,很远很远的,快到黄河大坝了,从宿舍向西,过了小清河,再往西,在西北角上。大湾并不大,因为它的东南面有一处浅小的水塘,我们都叫小湾,所以就都叫它大湾了。大湾,那是一处板桥大队的藕塘,水很深,得有两米,水面并不大,最宽处有一百多米,长度有四、五百米吧,大湾的南部,癫痫病手术治疗方法长满了高大的荷叶和细长的蒲菜,浓浓的,簇拥着,透着黑黑的深绿色。
  大湾,那是一处休息、游泳和嬉戏的美丽的地方,就像是我们的公园。我们小学的同学们,如果会游泳的,几乎都是从那儿学会的,小学时期的夏季,我们的老师,就曾经带领班级去那儿游泳、洗澡。我们也曾经在哪儿逮鱼、钓青蛙。记忆中,春季,天气暖和了,到了三、四月份,那碧绿碧绿、深邃的水面,便会飘上一角角、卷曲着的荷芽,鹅黄色的,细细的,在风的吹拂下,飘来飘去。没过几天,那小芽,便舒展开来,变成了圆形,田田的,平平的,浮在水面,然后逐渐长大。不知不觉的,到了六、七月份,那湾中,就会成为荷叶的森林,参差不齐,一大片,水鸟、蝴蝶和蜻蜓,在水面上飞翔、觅食,甚至野鸭子也会光临。
  下午,顶着直射的日头,悄悄地,不敢让家长知道,也不能让当地大队的村民看见,和小华来到湾边,东岸,没有荷叶的地方,水草也很少,掏出藏在身上的炸弹瓶子,大致商量了一下要扔的方位,然后,点燃导火索,还要等待一会,以免过早的扔下去,导火索会被水浸灭,感觉可以了,扔吧,那瓶子到了水里,沉下去,可见到导火索燃烧的青烟,一串串的黄、白色的小水泡,咕嘟咕嘟的冒上来,突然,一声沉闷的爆炸传来,湾里泛起巨大的水涌,像是泉水的趵突。鱼们确实被炸了窝,有的跳起来,有的马上翻转了身子,乌乌压压的,有好几条。小华一下子跳进湾里,选择了一条大的,已经炸晕过去了,足有七、八斤,草鱼,要不就是鲤鱼,抱住它,仰游着,到岸边,我们两人把它拖上岸来。然后,两个人架着,费了好大的力气,花了好大的功夫,总算弄回了家。
  前一天,和小华吃饭,说起这件事,还有些争执,我记得是两条,一条三、四斤重的样子,一条是七、八斤的样子,小华说只有一条,足有二十斤,和他的个子一样高,身体粘粘的。都快三十年了,一些细节也记不清了。
  这真是一个危险的故事!
  枯燥又充满乐趣的少年时光,是人生美好记忆的储藏。
  再就是打架。打架是男孩的事业和特定的阶段,因为雄性荷尔蒙的躁动,在一部分男性少年和青年中,尤为突出,这是人的动物本能使然,就像是两只公鸡,或者两只公牛。
  我和小华,并不是人们认为的有问题的孩子,甚至有些羞涩、忸怩,我少年的时候,就有人喊我“大妮”,意思是安静、不大说话的女孩样子。但是,少年时期,是免不了打架斗殴的,即便是被迫的自卫21岁男孩癫痫治疗能看好吗?还击。
  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打架,是十三、四岁的时候,秋天的一个夜晚。当时的厂区机关大院,放电影,我和小华一同作伴前往,刚到了看电影的地方,还没有进去,就被两位少年截住了,挑衅的说,敢不敢到南边的小河边“搓搓”,意思是打架、拳击。虽然不在一个宿舍,平时也没有什么接触和矛盾,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仇隙,只是互相看着不大顺眼而已。
  打就打呗,谁怕谁呢。去到南边的小树下,一对一,双方就打起来了。也可能是心理素质沉稳,没有慌乱,我和小华,三下五除二,他们的一位便被打到了旁边的小河里,吃了亏了,很狼狈的样子,他们骂咧咧的就走了,临了,还丢下一句,“你们等着”,就去约人去了。
  电影是什么片子,也没有记清楚,放映完了,散场了,人们便陆陆续续的回家。往北走,就是航运局的码头,刚一拐弯,我们就被拦住了,他们的救兵来了。既然是打架,就会有看热闹的,一会儿就围上了二十多人,都是十多岁的男孩,大的十六、七岁,我们的后援也有,宿舍里的大男孩也有,也有起哄的,最后,在宿舍的大男孩的主持下,定下了打架方案,一个一个的打,单挑。
  我方首先出场的是小华,对方是新援小X(小X现在是我不错的朋友,见面可热情了,是一位亲戚的“铁哥们”)。小华和小X面对面站着,双方已经拉开战斗的架势,小华口中说着刚才的经过,手还在比划着,突然一个右直拳,击中小X的左面部,小X被打懵了,单膝跪地,脸部也肿起来,然后,两人就对攻起来,十几个回合之后,战斗平息下来,我方小华基本胜利,第一个阶段结束。
  大孩子们继续组织战斗,他们大点,主见多点,也有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意思。但是第一仗的结果,已经可以说明问题,而且都害怕了,没有必胜的把握,尤其是年轻一点的少年。打架斗殴,是狗咬马虎,互相害怕,结果是,双方再也没有人出头,事情就平息了,人们就散去了。
  十多年了,因为一些机会,经常见面,一年前,又见到了小X,非常亲切,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谈起家人、朋友,说不完的话。原先就说过,找个机会一块儿坐坐,吃顿饭,最少也得七、八年了,都忙,还没有找到机会。朋友,永远不会忘记。要不,没有了朋友,没有了家人,没有了同学,没有了战友,没有了同事,我们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我们自己。
  迷茫的少年,探索的少年。
  我们都一样,我们都从少年走来。

上一篇:自相矛盾

下一篇:写给西部歌王王洛宾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